EN TARO Tassadar

编辑:眼睛网互动百科 时间:2019-11-20 21:04:17
编辑 锁定
本词条缺少概述信息栏名片图,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,还能快速升级,赶紧来编辑吧!

目录

神族的语言,相当于向Tassadar致敬。
在星际1中,问候语本为“En Taro Adun”。自从神族英雄 Tassadar 牺牲了自己和 Overmind 同归于尽了以后,Protoss致敬的口号“En Taro Adun”替代为了他的名字,“En Taro Tassadar ”。执行官(Aldaris和Raszgal死后接替他们的位置升任执权官,台译大主教)Artanis却经常用“En Taro Tassadar”。在星际2中狂热者的台词也有“En Taro Tassadar”。

EN TARO TassadarTassadar

源自StarCraft中Protoss族的传奇英雄Tassadar—一位高贵的圣堂武士兼执行官,他为了拯救整个Protoss 种族击退Zerg,不惜背负叛国者的罪名;当他重返Aiur(神族的母星)时,支持他的军队和元老会的军队动起手来,他不忍同族相残,毅然将自己交给元老会处置;后来Tassadar被救出,在对Zerg的最终战中,和Zerg首脑Overmind同归于尽,以自己的性命换来了对Zerg战争的胜利,拯救了Protoss族并洗清了自身的冤屈。这传奇般的事迹让他得到了“Protoss族最伟大战士”的称号。在之后的“母巢之战”剧情中,有的Protoss战士的口头禅由原来的En Taro Adun(“向伟大的Adun致敬”之类的意思,Adun是很久以前带领Protoss人重建心灵链条的人物)变成了En Taro Tassadar,足见Protoss人对Tassadar的尊敬。Tassadar不仅拥有勇气与智慧,还为人正直公正,高贵却不高傲的他尊重任何一位“真正的”战士,而不会像其他神族官员那样看不起其他种族。

EN TARO TassadarTassadar的事迹

Tassadar 356岁,是一名高级圣堂武士,也是一名执行官,直到因为违反议会领袖Aldaris的命令而被执法官流放。和Aldaris不同,Tassadar也尊重那些在Chau Sara上打击Zerg的Terran。
Tassadar宇宙深处发现了一些有机探测器,经过研究,他惊奇地发现这种有机体竟然也对Khaydarin水晶有反应,这表明它们也源自于Xel'Naga。随后他发现这些有机体一些含糊不清的思维:寻找人类……吸收……学习……进化。这是Protoss第一次与Zerg接触。
这些信息都被传送回Aiur,于是Tassadar奉命立刻消除这些威胁。
Tassadar到达了Chau Sara,但这个行星已经被Zerg完全占领了,所有的原住民都被感染了。无奈之下,他只得回到旗舰上,用聚能光柱消灭了行星上所有的生命体。看着这个曾经繁荣的行星,现在只是光秃秃的一片,他失落地离开了。
不幸的是,其他很多行星也被感染了,Tassadar受命去净化它们。最近的一颗行星是Mar Sara。当他抵达时,他发现一支Terran联邦的舰队,Tassadar没有攻击他们,而是让他们撤离。
在Terran全部撤离后,Tassadar再一次清洗了这个行星表面。
Korhal之子在Antiga Prime上第一次使用幽能发射器时,Tassadar也同样清洗了它。
最后,Korhal之子将幽能发射器带到了联邦首都行星Tarsonis,引来大批的Zerg攻击了Terran联邦。
Tassadar再一次指挥舰队,打算消灭Zerg。但这次Korhal之子为了保护Zerg打击联邦,派出部队抵御Protoss舰队。
Sarah Kerrigan率领Korhal之子的部分军队参加了这次战役,她通过心灵感应,了解到Protoss将消灭Tarsonis上的所有生命,而不仅仅是Zerg。
反抗议会
(以下剧情可参考星际争霸1虫族章节)
Zerg抓获了Sarah Kerrigan,并穿过了Tassadar的舰队,把她带至Char行星。Tassadar则奉命返回Aiur。而在Char行星上,Kerrigan利用她的心灵能力向她从前的朋友Arcturus Mengsk和Jim Raynor发出了求救信号,同时Tassadar和Zeratul也收到了这个信号。Tassadar违背了议会的命令来到了Char,而Aldaris则返回了Aiur。
在Char行星上,他遇到了黑暗圣堂武士Zeratul,为了击败Zerg,他加入到了Zeratul的部队中。Zeratul认为Zerg是被主宰的代理脑虫所控制的,而由于黑暗圣堂武士的幽能力量和脑虫所使用的力量很相似,所以只有这种力量才能真正杀死它。Zeratul开始传授Tassadar如何使用黑暗圣堂武士的幽能力量,但这在Artanis看来,这是不可能的。但Tassadar最终学会了,他成了StarCraft历史上第一个会使用光明和黑暗圣堂力量的人。(Artanis在虚空之遗中通过暗影疾行仪式也同时掌握了二者。)
为了分散Kerrigan的部队,Tassadar向她提出了挑战,但Zasz注意到Tassadar的特别之处,察觉到Tassadar已会使用黑暗圣堂武士的力量了。
事实上,Tassadar并没有和Kerrigan决斗,他只是使用了一个幻象来拖住她,Zeratul则乘机成功地刺杀了Zasz。这暂时消弱了主宰的力量,主宰不得不先来对付失控的Zasz族群。
后来,Zerg的主力到达了Aiur,为了防止黑暗圣堂武士的逃离,Sarah Kerrigan则在Char上继续搜寻着剩余的Protoss。但是Tassadar还是逃走了。(之后可参考星际争霸1神族章节)而Zeratul却被Kerrigan困在一个Terran基地里。Tassadar联系了Aiur,向他的朋友Fenix告知了Zerg脑虫的弱点。Fenix试图杀死Baelrog族群的脑虫Gorn,但是失败了,主宰在他的眼前复活了脑虫。Tassadar告诉他,只有黑暗圣堂武士才能真正杀死脑虫。
反抗议会
Protoss议会认为和黑暗圣堂武士在一起是变节,于是Tassadar被认为是叛逆者。
在新执行官和Fenix的努力下,Zerg仍然在Aiur上肆虐着。不幸的是,Fenix在战斗中还受到了Zerg致命的一击。于是在议会的秘密安排下,Fenix被放置到冰冷的龙骑中,延续着生命。
令人振奋的反叛 当Aldaris来逮捕Tassadar时,他和Terran朋友Jim Raynor正躲在一个Char行星的轨道平台上。Aldaris宣布了Tassadar的背叛罪。然而Tassadar劝说新执行官(玩家)与他合作。利用这些援军,Tassadar来到行星表面,救出了Zeratul并逃到了Aiur上。
在Aiur着陆后,议会开始逮捕他,于是在黑暗圣堂武士的帮助下,Tassadar与议会开始了一场内战。然而这无济于事,大多数Protoss都忠诚地追随着Khala,但却得到了Fenix的支持。在Zeratul的协助下,Tassadar攻陷了议会总部。在那里,Aldaris率领一支伏兵迎击,Tassadar不忍同胞相残,向议会投降了。
随后,黑暗圣堂武士也消失了。新执行官和Fenix在少数人的支持下继续作战。更糟的是,Khala成员Furinax Tribe部落也和他们为敌。他们是Protoss的一支重要部落。在这紧要关头,Jim Raynor指挥Hyperion号前来增援。
最后在Tassadar被处死前,Fenix和Raynor击败了Furinax Tribe和执法官的部队,攻破了监狱。此时Aldaris出现了,率领伏兵抓回了Tassadar,但同时他也被Zeratul和黑暗圣堂武士伏击了,Aldaris输掉了这场战斗。
最终决战
后来,Zeratul杀死了两个Zerg脑虫,Tassadar驾驶Gantrithor号与Zerg主宰(Overmind)最终决战。在决战开始前,Aldaris告诉Tassadar,他和议会都误解了他,并说Tassadar是最伟大的战士,Protoss所有的希望都在他身上。
在Raynor的协助下,Protoss对Zerg发动了全面的进攻。然而在初次的进攻中,Protoss和Raynor联军仅仅消灭的主宰的外层防御。此时,联军已伤亡惨重,Ganthritor号也受到了重创。(此段剧情在游戏中是一段CG动画,目前只有正版游戏才配有该动画)面对即将到来的Zerg援军,Tassadar把光明和黑暗的圣堂力量集中起来,充满了Gantrithor号,撞向了主宰。最后,撞击引发的大爆炸使得Tassadar和主宰同归于尽。由于Tassadar的献身,Protoss尊他为圣徒。在母巢之战与星际2中,Protoss致敬的口号“En Taro Adun”替代为了他的名字,“En Taro Tassadar”。